你的位置:主页 > kj丨38本港台现场直播 > 大凉山的儿童:唯有读书能改变命运 命运却让他们辍学

大凉山的儿童:唯有读书能改变命运 命运却让他们辍学

admin 发布于 2022-09-08 20:17   浏览 次  

  核心提示:2015年8月,一篇名为《泪》的小学生作文不胫而走,文中的沉重叙事,把人们的目光带到了贫困的大凉山,虽然这篇作文并非全部由小学生自己独立完成,但是小作者木苦依五木的悲惨遭遇却是属实,我们的记

  核心提示:2015年8月,一篇名为《泪》的小学生作文不胫而走,文中的沉重叙事,把人们的目光带到了贫困的大凉山,虽然这篇作文并非全部由小学生自己独立完成,但是小作者木苦依五木的悲惨遭遇却是属实,我们的记者也来到大凉山,看到那里有很多的孩子,正经历着同样的苦难。

  姜楠:2015年8月,一篇名为《泪》的小学生作文不胫而走,文中的沉重叙事,把人们的目光带到了贫困的大凉山,虽然这篇作文并非全部由小学生自己独立完成,但是小作者木苦依五木的悲惨遭遇却是属实,我们的记者也来到大凉山,看到那里有很多的孩子,正经历着同样的苦难。

  解说:早上5点多钟,我们就从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州府西昌出发,一路往东行进,此行目的地昭觉县,是凉山彝族自治州最贫困的地区之一,8月的大凉山进入雨季,这个季节在山区行车异常艰难,由于一辆车陷在泥里,导致双方向堵塞的情况很常见。

  即便如此,当地依然车辆如梭,这条曲折难行的山路是昭觉县46个乡,27万人口通往外界的主要通道。

  对于即将到来的开学季,凉山彝族妇女儿童发展中心的支教老师们忙碌起来,木潘子哈和曲比此聪老师,负责昭觉县支尔莫乡和日哈乡,他们一一寻访了当地没有上学的适龄儿童,希望在9月份,可以把他们带进课堂,但是也经常无功而返。

  木潘子哈(凉山地区支教老师):是不是他不想,让他自己的孩子上学,所以就躲避着我们呢?他刚刚在那里的,这会儿不见了,刚刚我听到他们附近邻居这样议论他,他说你的孩子不读书了,就不用去你家了。

  解说:这里是昭觉县最北边的支尔莫乡来洛村,全村一共有四十多户口人家,几乎都是彝人,村口的马黑日哲家,是木潘子哈老师此行的目的。

  解说:马黑日哲胸前挂着的是一个款式老旧的手机套,现在被他当成装饰品,整天挂在胸前,马黑日哲3岁的时候,父母就先后因病去世了,他被远方亲戚马黑日诺收养,如今爷孙两人相依为命。

  这是木潘子哈老师第二次来到马黑日哲的家了,爷爷马黑日诺张罗着要杀只鸡,到山上烤了给老师吃,木潘子哈婉言谢绝,他此行的目的,是在9月份开学的时候,可以帮助马黑日哲回到乡中心校去上学。

  解说:与大多数贫困的彝族人家一样,马黑日哲的家里也是人畜混居,一边是牛棚,一边是人住,屋子里堆满了土豆,木潘子哈老师介绍说,这些土豆是爷孙两人这一季节的口粮,在房屋中间冒着腾腾热气的就是马黑日哲家里的锅庄。

  马黑日诺(来洛村村民):是用买来的面粉做的,这些土豆只够这一季节吃的,现在菜地里面有菜,到下一个季节,我们就把那些菜拌着其他的东西,比如少量的土豆来喂猪。

  解说:支尔莫乡位于昭觉县境东部,距县城85公里,面积53平方公里,人口约有三千人,主要种植玉米、马铃薯和荞麦。

  木潘子哈:就是读书少,没那么聪明,他只上过一个学期的学,就能听懂很多汉语了,有些读了四年级,汉语还一窍不通,下学期开学的时候你还想读书吗?想,那以后就好好读书吧。

  解说:马黑日哲9岁的时候,曾经在当地中心校读过一个学期,后来因为要帮爷爷放羊,就辍学了,这一次木潘子哈老师来做马黑日诺的工作,希望马黑日哲可以重回课堂。

  来洛村是支尔莫乡最贫穷的村庄之一,人均年收入只有一千到两千元,家庭年收入约六七千元,整个村庄没有厕所,没有通电,贫穷使这里的孩子过早担负起家庭的重担。

  马黑日诺:这几年很多人家都搬走了,经济条件比较好的,都买地搬走了,现在只剩下我们这些走不了的人,本来这里有44户人家,现在都搬走了,只剩下18户了。

  马黑日诺:自己种的就不卖了,就是自己吃的,有一年够吃,有一年就不够吃,这不一定,所以还得去集市上,去买面粉、面条、大米,来掺着吃。

  马黑日诺:面粉一袋125块钱,一袋50斤,一般买这些的话要到集市上去买。

  解说:由于道路崎岖难行,导致当地物价较高,马黑日诺介绍说,每年务农的收成仅够家里糊口,只能靠喂养家畜才能有些收入,而当地政府给孤儿的补助,也都用来贴补家用。

  解说:马黑日哲带着我们来到他们家的玉米地,他说玉米成熟前这个时候,秸秆像甘蔗一样甜,这是他早饭前的零食。

  马黑日哲告诉木潘子哈老师,自己读书的时候,只考了三四十分,一方面因为老师教得不好,另一方面自己也没有学习积极性,所以才辍学回家放羊的,但是马黑日哲很怀念在学校的时光。

  解说:当我们问马黑日哲想考哪所大学的时候,爷爷在旁边提醒他“清华大学”,读书已经成为孩子们走出大凉山的唯一途径,但是仍然有很多孩子不能上学。

  2015年9月份的大凉山,到处都在修路,但是当地人告诉我们,现在基本是在反修以前破旧的公路,是县城与县城之间的公路,而县与村,村与村之间,交通状况没有改观。

  日哈乡距支尔莫乡只有40多公里,但是开车却需要走4个多小时,曲比此聪毕业于西昌一所师范院校,有着丰富的教学经验,如今在凉山彝族妇女儿童发展中心做支教老师,在9月开学之前,曲比此聪走访了日哈村,得知那里有一户人家,四个孩子中有两个已经到了上学的年龄,但是都没有去读书。

  解说:阿肤史布是大哥,下面还有三个弟弟,最小的弟弟阿皮史杜刚满一岁,还不会走路,每天阿肤史布不管做什么,都要背着弟弟,像一个称职的小妈妈一样,照顾着三个弟弟。

  解说:人畜混居,在贫困的彝民家里很平常,一方面为了让家畜保暖,另一方面也方便看守,阿肤史布很骄傲的告诉我们,他家里有一头牛,牛对于当地人来说,是一笔很大的财富。

最多关注
  • 今日
  • 本周
  • 年度